布鲁布鲁噗噜噗噜喽

往高速开。

小情侣冬日哈尔滨一游

我也不知道写了点啥,自娱自乐
图片也放不了,wb搜吧,lof同名

【深呼晰】叫爸爸『车』

@深深今天搓澡了吗  的车,我依然是没文笔没逻辑ooc,开车还撞马路牙子。不嫌弃的就看看我(干嘛装可怜啦喂!)

前后两篇接起来大概是一个,两个人电话play,但是深深皮了一下,王总直接飞上海制裁深深的故事。

评论见

和基友开脑洞瞎分析一波

下面的内容源于一场关于两个人睡没睡过的讨论。

都是我瞎编的,自娱自乐的,没有任何依据的,出了事不要找我。

本来想写更多一点的,但是突然没有耐心就结束了。




大学期间肯定是嘎子对大龙的吸引力更大,毕竟angel太迷人了。

大龙可能一直以一个心疼嘎子命途多舛的角度在陪伴他,给他温暖。

所以嘎子的每一场戏每一个比赛他都在看,他看到这个人逐渐成熟,从内向到外放。嘎子排练时候受的伤他都知道,嘎子参加比赛受得委屈他也都清楚。

他可能会安慰,但绝不是娘们唧唧的那种。

后来大龙工作越来越忙,一年有300天在排练在演出,嘎子也会来看他的音乐剧。但是像当年大学时候一样,天天24小时生活在一起的日子再也没有了。

直到声入人心节目组接触他们两个,应该是嘎子先答应的邀约,又说动了大龙。

一方面是为了音乐剧的未来,为了那个舞台有更多的观众,这是两个人的理想。大龙作为国内音乐剧舞台上不可替代的人物,他认为自己有参加节目的责任。

另一方面,他想再次和嘎子生活一段时间,就当是对大学生活的一次复排。即使对angel的心动,对班长的依赖和对嘎子这个人的情愫,永远不能说出口,录节目的三个月也算是一种梦想成真。

但是上天不可能让一切都按照个人的想法走下去……

来了声入人心之后,节目组有意把两个人塑造成王不见王的形象。但是奈何他俩真的是三个月不见都不可能,芒果灵机一动配合趋势开始疯狂组cp。

一开始的分组,是大龙王晰深深李琦几个人一组,后来就变成双云组合。

两个人开始频繁的合作,台上四分钟的歌,台下要准备一星期,每天都是后半夜甚至六点下楼吃个早餐才睡。

嘎子本来就是易瘦体质,刚来节目的时候是演电视剧加健身的功劳,才和大龙一样的体重,看起来甚至更壮实。

但是这节目太熬人了,流程繁复,组织不当,几乎所有人都瘦了不少,何况嘎子这种从小就削瘦到大的。那点肌肉块肉眼可见的消逝不见了。

被内蒙风沙折磨过的皮肤也越来越嫩,越来越像当年的angel,你知道,两个人天天天天都黏在一起,本来就容易产生暧昧。何况其中一个人早有悸动。

最后一期他们约好,独唱都是天边外,合唱就是当年的毕业大戏。

算是一个迟到了好几年的彻底告别,还是新的开始?大龙也不知道。

没成想,告别和开始都不是,因为两个人根本没分开,还要去继续参加歌手,又是一轮昼夜不息的练歌,彩排,录制。

嘎子终于熬不住,病倒了,这病来的迅猛,凶狠。大龙看着他仿佛看到前两年演出前一天突然发高烧的自己,同时他也知道,嘎子和他一样,不会放下工作去休息。

 

舞台上他接住了嘎子的高音。

舞台下他搀扶着嘎子的身体。

 

但是这些都不够,歌手结束了怎么办,怎么能再让那个人离开自己的身边呢?

以后他生病了有人陪他吗?有人照顾他吗?有人关心他吗?

即使有一个人,但是不是自己,怎么能放心呢?

小半年的亲密相处,郑云龙觉得自己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兄弟状态了,自己做不到。哪怕郑云龙的自我介绍是“音乐剧演员郑云龙”。

他是专业的演员,但是他无法掩饰自己的感情。

 

阿云嘎一举一动的吸引力渐增,一颦一笑都令人心悸。

在一起吧,在一起吧,内心里有个声音渐渐清晰,告诉他,他应该属于他。


首页在讨论喜欢什么样的俗辣梗

本来发的微博好友圈,有点像半个脑洞小故事了,转过来一下。

不加tag了,孩怕……

我就是喜欢那种直男婚后,老婆孩子热炕头,本是人人羡慕的幸福人生。却在某一天突然偶遇他真正的爱情,他发现原来的一切不过是亲密关系下的依赖感罢了,真正的爱情竟然这么汹涌,令人雀跃,无法自控。

那种对家庭的责任,对妻女的愧疚,未来的迷茫和无时无刻不在心里疯狂怂恿他的另一重人格。

想到那个人,他就肾上腺素飙升,想要靠近,想要更亲密的接触,想要耳鬓厮磨,想把他完全固定在视线范围内。

他知道自己爱他,但是他却不能堂堂正正说爱他,他把所有的思恋都灌注在一句句歌词里,一个个仿佛脱口而出的玩笑里。一通所有人都听着看着的电话结束后,仿佛脱力一般靠在沙发上,急切的想抽根烟缓一缓,顺便回想一下刚刚的一个小时里有没有什么完全无法解释的情愫不小心流露。

他不知道这样的关系要维系多久,但他知道那个人不可能只把他当好朋友,好哥哥……两个人面对现实和舆论,狠狠压抑内心的疯狂,,,

但是!怎么能压抑的住呢!

早晚有一天!一起录歌一起吃饭,酒后神经变得松弛,就压抑不住了呀!

跌跌撞撞相拥亲吻回到酒店,不知道是谁先倒在床上,也不知道谁先放任这一夜的放纵。

第二天睁眼,理智回笼,他们又该如何面对这段感情,如何定位彼此的关系呢?

他们还能像以前一样假装只是,高山流水觅知音吗?

【龙嘎】一辆干枯的车……

第一次动笔,云次方太上头了。

文笔是不存在的,逻辑是乱套的,bug是随处可见的。

不要喷我。

评论见。

甚至是第一次带话题,不知道有没有带明白……

希望留在这座城市。